尋找媽媽味兒

楊延斌

女兒出差,不在家的頭幾天,我的倆小外孫兒整天問:“媽媽為啥不回家?”

一天早晨起牀後,我見倆外孫兒一次次進出媽媽的房間,既不站也不坐,只是這兒看看那兒摸摸媽媽的東西。他們爬上媽媽的牀,撅着小屁股,把臉緊貼着媽媽的枕頭。我的心裏一震,忽然想到三十五年前女兒尋找“媽媽味兒”的情景。

那是1985年,有段時間妻子不在家。那是兩歲半的女兒第一次離開媽媽,並且長達一週。乖巧的女兒嘴裏不説想媽媽,但卻一天幾次趴在媽媽的枕頭上聞,我問她:“你在幹嘛?”女兒説:“我在聞媽媽味兒。”

我趁女兒不注意,把我的枕頭和她媽媽的枕頭換了個位置。不曾想女兒再次趴到枕頭上聞媽媽味道時,憤怒地喊着:“這是爸爸的味兒,不是媽媽的味兒!”我見狀趕緊哄女兒説,是爸爸把枕頭擺錯了位置。女兒不依不饒地又喊道:“你不要拿媽媽的枕頭!”再到晚上,女兒乾脆摟着媽媽的枕頭睡覺,那情景極其讓人憐愛。

有一天,我偷偷把枕巾洗乾淨,並把枕芯放在陽光下曬。我想,這一洗一曬,“媽媽味兒”“爸爸味兒”都會消失。在去幼兒園接女兒之前,我把洗曬過的枕頭放回原位。女兒在上樓梯時邊上台階邊説:“我還要聞媽媽的味兒。”

這下我可惹禍啦。女兒爬上牀,在爸爸媽媽枕頭上聞來聞去,最後竟哇地大哭着喊:“沒有媽媽味兒啦,我想要媽媽味兒!”我立時感到不該給女兒開這個玩笑,便急忙卸掉枕套,把兩個枕芯放到女兒面前説:“對不起乖女兒,是爸爸把枕巾和枕套洗啦。你再聞聞枕芯上有沒有媽媽味兒吧!”

女兒臉上滾動着淚珠兒聞聞枕芯,便又十分開心地笑着嚷嚷道:“我找到媽媽味兒啦!”她説着便把枕芯緊緊抱在懷裏不撒手,好似怕媽媽味兒會再跑掉。

現在女兒的兒子又像媽媽當年一樣,趴在枕頭上尋找“媽媽味兒”,令我不禁浮想聯翩。我想到基因遺傳近似一種魔力,我想到“媽媽味兒”是一種無可替代的味道。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繫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